东北电力大学专科
大学专业介绍 你的位置:东北电力大学专科 > 大学专业介绍 >

18年, 山东泥瓦匠瞒着妻子考上大学, 54岁毕业, 无人录用重返工地

发布日期:2022-07-31 15:22    点击次数:135

时值七月,午后的酷暑下,一个个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建筑工地上休息着,或吹牛,或打屁,嬉笑怒骂,尽显百态。

然而人群中,却有一个既不显眼却又与众不同的存在,他虽然与其他普通工人一样,带着工地上最常见的黄色安全帽,却独自一个人坐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是什么书让他看得如此入迷呢?

仅仅只是一本高中旧课本罢了。

而周围偶尔有几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工人并没有露出什么异常的表现,显然,大家都已经对这个工地上的“读书人”习以为常。

大家对他视若无睹,虽未上前打扰,但也仍然扯着淡,只是偶尔几声大笑,听着还是让人有些不太舒服,可这在郇政华的耳中,不过就是一阵穿堂风罢了。

01 高考落榜,进城打工

在郇政华的心中,当年的高考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他是山东莱芜人,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60”后,在他那个年代,能读到高中的人极少极少,知识分子就是上层人士的象征。

而他是家中长子,打小就懂事聪明,又特别吃苦耐劳,平时家里没人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挑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重担。

而他在读书上的造诣也不低,学校里的每个老师只要一提起他都是赞不绝口:“你说郇政华?哎呀,那孩子是真聪明啊,信我,肯定能成金凤凰!”

而郇政华也没有辜负老师家长对他的期望,中考以549分的分数成功考入了莱芜二中。

549分,放现在都能算是很多小地方的尖子生了,更何况当时那情况?一个班五六十号人,能考上高中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但,郇政华却并没有考上大学。

并不是他学习不行,相反,是他自身的“硬件”出问题了。

原来,因为家境贫穷,导致郇政华长期营养不良,一上了高中,用眼时间一提上来,他眼睛也随之出现了各种毛病。

那会的家庭条件,哪有多的闲钱去给他看眼睛呢?他就一直忍着,也没说啥,眼睛的问题也一直恶化,直到高考前一段时间,他的眼睛已经演变到了整天流脓,几乎睁不开的情况了。

这样的眼睛,别说读书写字,就是卷子上的题他都看不太清楚,自然而然,郇政华被刷了下来。

没输在成绩,反而输在了眼睛上,这让郇政华很难接受,好长一段时间都把自己封闭在卧室里,整天抹眼泪。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会还没有复读这个概念,就算有,家里这条件,能复读吗?

所以,等到自己走出了低谷期,郇政华便接受了现实,为了谋生随同村人一同去了城里打工。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郇政华卖过粮食,卖过煤球,但都没赚到多少钱,以至于他甚至不得不靠捡破烂才能多吃口饭。

但之后,他听同村的人说,工地上来钱快,只要有力气能吃苦,赚钱根本不是啥难事。

抱着这样的希望,郇政华开始混起了工地,他先从只需要卖力气的小工做起,整天就搬砖、推车,常常累的下班就跟虚脱了一样。

之后,他靠着平时的关系,让一个泥瓦师傅教会了他泥瓦活,混成了一个相对来说不那么累的泥瓦工。

这时候,他23岁,而这份工作,他干了30年。

在这30年里,他忍过气,挨过骂,赚过钱,也吃过肉,在他25岁的时候,他还遇上了一个叫杨翠柳的女人,两个人的故事说不上浪漫,但也颇有一番风味。

郇政华虽然只是一个工地上的普通工人,但他始终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重新高考,考上大学,继续读书。

或许是当年的高考他输的不服气,总是想要做点什么证明自己与周围那些同样挥汗如雨的粗人不一样,但是,这个梦想随着93年自己的大女儿出生,98年小儿子出生,被他深深的藏在了心底。

他知道,在他证明自己是有个文化的读书人之前,他必须得意识到他首先是个男人。而如今他是有子女的人了,更不能随随便便任性,这一家子的重担都在他身上,他必须扛起这个家。

但,这个梦想虽然被他藏了起来,却并没有彻底消失。

为了赚钱养家,郇政华这么多年以来始终过的非常清贫,很多时候奢侈对他来说只是下班之后跟工友一起买瓶廉价的啤酒坐在路边一起吹牛。

所以,为了能用最低的成本解决闲暇时的无聊,他开始捡起了废品。

工友们喝剩下的啤酒瓶、工地上没人要的废纸箱都被他一一收集,随后被他拿到了废品收购站,用来换一些同样被卖到这里来的旧书旧报刊。

这些旧书旧报刊成了郇政华打发时间的最大工具,他不但可以拿来打发时间,还能从中学到东西,因为书虽然是旧的,可里面的文字是不朽的。

每逢读到好的文章,郇政华总是大声叫好,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一篇文章从书里单独裁剪出来,把它当成宝贝一样收藏。

对他来说,书本,知识,文字,这些已经成了他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也是他对人生的一种美好向往。

02 儿女有成,梦想重燃

2017年,郇政华的儿子考上了青岛理工大学,随着儿子的录取通知书到手,他的心思也跟着动了动。

女儿早就在五年前就考上了滨州医学院,现如今,儿女都学业也成,家庭的负担相比从前已经轻了不少,所以郇政华内心的那团火焰也在这样的局面下绽放出了一抹微弱的火光。

是的,他还是没有放弃,在他心里,他仍然想再读一次大学,将多年前输掉的东西重新找回来。

但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包括自己的妻子儿女们在内,因为他知道,家里人不会理解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的大学梦。

所以他只是悄悄的将儿女们曾经用过的课本收藏了起来,又带到了工地上,每逢闲暇之余便会细细品读翻看。

所谓的闲暇之余并没有多少,但对郇政华来说,时间,只要挤一挤就总会有,对别人来说满满当当的一天,往往郇政华能挤出四五个小时用来看书学习。

或许是因为底子好,也或许是因为郇政华的意志非常坚定和顽强,求学的心态掩盖了一切不足,像数理化英这些东西,郇政华学起来并没有感觉到困难,反而只觉得无比的充实。

而这也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而在工地学习,难免受到旁人的说三道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别人,对郇政华的大部分工友而言,郇政华的行为都是他们无法理解的。

大家都觉得,都一把年纪了,再过个几年就要到退休年龄,读书能有啥用?有哪个单位会用他呢?

还不如把时间多拿来挣点钱,再把钱留下来,说不定还能争取给儿女们买房时出一份力。

五十多岁还考大学,开玩笑呢?

当然,这只是大部分人的想法,不代表所有人,比如郇政华的其中一位工友宋春献。

宋春献的经历与郇政华颇为相似,只不过郇政华当年是因眼睛看不清题而高考落榜,而宋春献则是家里穷,交不起大学学费。

也因此,在听说了郇政华的故事后,他对郇政华十分佩服,明明已经是一家之主了,却还愿意为曾经的梦想搏一搏。

但也仅仅是佩服罢了,虽然他也想像郇政华一样为了梦想重拾笔杆,但他的家庭跟郇政华不一样,儿子研究生刚刚毕业,收入很不稳定,而女儿还在读大二,这样的家庭,他根本松不开肩膀上的担子。

郇政华对此报以理解,他没有多说,只是用力拍了拍朋友的肩膀,便踏上了征途。

03 考上大学,拼命读书

2018年,郇政华参加了当年的高考,考上了济宁职业技术学院。

其实之所以能考上,郇政华还有几分运气因素在里面,当时他太忙了,高考结束他就回到了工地继续赶之前落下的进度,没想到因此错过了成绩出来后的专科报名,直到补录的最后一天,他才想起来这事,让女儿帮忙填了志愿。

要不是他最后终于想起,他很可能再一次与自己的大学梦失之交臂。

也就是这时候,家里人才知道,他居然一声不响的就考上了个大学。

虽然大女儿之前帮父亲报名了高考,可那会她就以为是父亲闹着玩的,没想到父亲还真去参加了高考。

不过,虽然郇政华能考上大学很厉害,但家里人也如意料之中一般,对他读大学这件事并不支持。

妻子认为,两个儿女还没有毕业,就算毕业了,刚步入社会那段时间也是得家里拿钱的,他这会要跑去读大学,那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家里都得“断粮”。

两个儿女虽没有说话,不过却默不作声地和母亲站在了一起,显然,他们也不希望父亲去读大学,只有郇政华的父亲最终说了一句:“家里的钱只能留着家里用,你要是真想上大学,就得自己把该准备的费用准备了。”

虽然父亲表示支持,但毕竟少数服从多数,总的来说家里还是不支持他读大学。于是,郇政华找了个机会,对家里说去淄博打工,然后便溜到了济宁。

到了9月5日,郇政华准时来到学校报到,负责迎接新生的老师看见了他,连忙热情地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然而他的回答却让老师大吃一惊,老师原本以为他是送新生前来报到的家长,谁知道他自己就是新生。

老师有些将信就疑,现在这年头,真的有这种一心求学的人吗?

于是,她将郇政华带到了校领导办公室,想看看怎么处理,而校领导在经过核实档案,又与郇政华交谈一番后,非常欣赏郇政华一心求学的精神和态度,当即大手一挥,免去了郇政华三年的学费。

就这样,郇政华开始了他人生中短暂而又快乐的三年。

郇政华虽然年满五十,但校方也没有特殊对待,怎么分配的就怎么住,所以这也导致了郇政华的室友个个都是年轻小伙。

但郇政华跟他们聊起来却丝毫没有代沟,这也归功于他长年累月的读书,思想和信息面都能跟得上年轻人。

作为一个饱经风霜的人,他明白自己如今能坐在教室里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他始终咬着牙拼了命的读书学习。

在课堂上,他永远是最积极的那一个,在图书馆,他永远是呆的最久的那一个,在食堂,他永远是吃的最快的那一个。

而他的努力也确实没有白费,到了期末,许多同学面对考试心慌胆战,或临阵磨枪,或准备小抄,而郇政华则一脸悠然地走进考场,又悠然的离去,直到公布成绩,他考了98分,全系第一名。

不过,或许是他太过于勤奋,以至于他在校内出了名,有一些同学将他的故事传上了网,而后记者闻着味前来采访,他的故事一下子登上了报纸头条,也传到了家里人耳朵里。

家里人很无奈,郇政华的妻子让郇政华回家,但郇政华仍然选择留在学校,作为交换,到了寒暑假,他都会拼命打工挣钱以便补贴家用。

在读书的那段时间,什么活他都干,什么活他都不挑,只要来钱,他就干,就为了能在两个月内挣到自己平时四五个月的钱,以便在开学以后不会被耽误学业。

到了2020年,疫情爆发,学校通知同学们上网课,于是他便重新干起了老本行,在工地上,他和另一个工友一起合租了一个小屋,白天他在工地上挣钱养家,晚上就回到出租屋内看当天的课程回放。

04 大学毕业,回到工地

光阴飞逝,在那间小屋里,郇政华就这样又度过了一年。

直到2021年6月,郇政华的女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从那一天起,郇政华的身份又多了一个外公。

也就是在郇政华的外孙出生的第二天,学校通知郇政华回学校去领取他心心念念的,追寻了几十年的毕业证书。

那一天,郇政华找出了自己最体面的一件衣服,一件破旧的蓝色工装,又开着妹妹转给自己的一辆老掉牙了的五菱面包车,来到了学校。

与舍友们最后一次合影,与同学最后一次打招呼,与学校彻底告别。

而这,也意味着他的快乐生活彻底结束。

因为就如他的工友所说的那样,大家都不愿意要一个马上就要到退休年龄了的“应届大学生”。

他给很多家公司都投了简历,虽然他在校期间表现良好,成绩良好,但架不住年龄是摆在那的,这些公司经过反复斟酌,最终都纷纷拒绝了郇政华。

而郇政华也看得开,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局面,在投了数次简历无果之后,他又继续回到了自己的工地上,继续干着自己干了三十年的老本行。

闲暇时,大家都喜欢听郇政华讲大学里的事,因为大家都没上过大学,郇政华也乐得讲,而且每逢旁人问起他读了大学却找不到工作是否后悔,他的回答都是“不”。

用郇政华的话来说,虽然少挣了三年的钱,但却补上了一生的遗憾,这事,不亏。

小结: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大部分人都只把它当做一个梦想。

梦想梦想,顾名思义,不就是做梦想着的事吗?那肯定是实现不了的,就算真的努力去做了,去实现了,其实也没啥意思。

但,真的就实现不了了吗?又或者,真的没意思吗?

人呐,这辈子始终都是走在路上的,当你是少年时,你是走在学习的路上,当你成年时,你是走在求职的路上,当你中年时,你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当你老年时,你是走在死亡的路上。

而追梦,就不算是一条路了吗?

醒来,起床,吃早餐,上班,吃午餐,下班,吃晚餐,上床,睡觉,这是所有人的一天,而这样的一天,从出生开始你会重复两万多个日夜,既然每一天重复,何不让自己开心一点呢?

比如做点自己真正想做的。

而不是等到彻底老去,再也没有能力动弹了,才会回忆起年轻时的那个梦。



Powered by 东北电力大学专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版权所有